5106方艳与许文明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江苏省东海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苏0722民初5106号

原告方艳,女,1969年3月30日生,汉族,住南京市秦淮区。

委托代理人郁苏宁,江苏焯燃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许文明,男,1975年1月3日生,汉族,住东海县。

委托代理人周恒高,bet36在线备用网址_bet36在线_bet36体育官网网址律师。

原告方艳与被告许文明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刘勇适用简易程序,于2016年8月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郁苏宁、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周恒高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方艳诉称,2013年8月10日原告委托江苏省灿禾生化科技有限公司通过丹阳市昌运配载中心托运了20吨价值25万的道路标线涂料,江苏省灿禾生化科技有限公司安排案外人张国荣负责具体托运事宜。2013年8月10日张国荣通过丹阳市昌运配载中心与被告签订了承运协议,该协议约定由被告负责承运并将该批货物送往宁夏中卫市,由宁夏佳路交通设施工程有限公司的张总收货,张总的电话为137××××0388。2013年8月14日许文明称收货方已经收到货物,张国荣遂将剩余6000元运费支付了许文明。由于原告一直未收到宁夏佳路交通设施工程有限公司、张军支付的货款,遂委托律师依法在宁夏起诉了宁夏佳路交通设施工程有限公司、张军索要货款,但是经过法庭查明,宁夏佳路交通设施工程有限公司、张军未收到涉案货物,该货物不知去向,给原告造成巨大损失。

根据合同法第311条的规定,承运人对运输过程中货物的毁损、灭失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本案中被告称货物已经送达,案外人张国荣也已经付清了运费,但是收货人张军并未收到货物。该批货物系被告运输,造成货物去向不明,被告应该承担赔偿责任。为此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货物损失250000元及自2013年8月15日起至实际付款之日止的利息;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提供如下证据:

证据一、《承运协议》,张国荣与被告存在托运关系,证明江苏灿禾有限公司的员工张国荣将涉案的货物交由被告承运,运送至宁夏中卫市佳路交通设施有限公司张军收,总货物的重量是20吨,货物的名称是道路施工涂料共计800桶,运费12000元。

证据二、丹阳配货站于2013年10月25日出具的《配货说明》,证明被告称2013年8月14日上午货物已经送到,张国荣把剩余的6000元运费支付被告。

证据三:(2016)宁0502民初111号民事判决书,证明涉案的货物系原告购买,委托江苏灿禾公司办理托运手续,具体的经办人是张国荣。并且经法庭审理宁夏佳路公司及其公司的张军均未收到托运的货物,给原告造成实际损失。原告也是在该案件审理过程中才发现货物未经宁夏佳路公司及其公司的张军签字收货。

证据四:汇款记录(复印件),证明已经按约定支付被告运费。

被告许文明辩称,答辩人常年从事货物运输,承运的货物均已送到,不存在未交货情况,对原告诉求不承担任何的赔偿责任。具体到本案中,原告的起诉存在诸多不符合事实和法律规定的地方,对原告的起诉应予驳回,具体答辩意见及理由如下:

一、原、被告诉讼主体均不适格。

1.原告诉讼主体不适格。

原告既不是货物的所有人,也不是保管人,更不是委托人,从原告提供的证据材料也看不出原告与涉案货物存在关联性,仅凭原告自己诉称其委托灿禾公司通过丹阳昌运配货中心托运涉案货物,就把自己当做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人明显缺乏依据,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19条规定:原告必须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所以原告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

2.被告诉讼主体不适格。

从原告提供的证据可知,承运人系与丹阳市昌运配载中心签订的承运协议,但与原告之间不存在任何的合同法律关系,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原告无权向承运人主张。如果原告认为权益受损,应该向昌运配货站主张,而不是向答辩人主张。

二、涉案纠纷已超诉讼时效。

根据承运协议约定,货物约定送达时间为2013年8月14日,且“一周内双方均可对货运途中出现问题及其它未尽事宜进行协商,逾期作自动放弃或货运正常处理,双方不再承担责任关系。”原告及托运人自上述期限届满后一直未向被告主张过任何权利,至本案起诉时已超2年诉讼时效。

三、承运人对涉案货物已完成交货,对原告诉称的涉案货款不应该承担责任,具体理由如下:

1.原告诉称和《承运协议》约定内容是一致的:将该批货物送往宁夏中卫市,由宁夏佳路交通设施工程有限公司的张总收货。从判决书第8页第3行内容可知,至于该货物是张军本人使用,还是佳路公司使用,原告也不清楚。原告在买卖关系中,连起码的买方是谁、最终付款人是谁都不确定,就将货物发送,是导致涉案货款支付义务人无法确定的根本原因。

2.根据《承运协议书》约定:货到付清运费。事实上,丹阳配货站通知张国荣将运费支付给承运人,可以证明涉案货物已送到,否则配货站是不会安排支付运费的。

3.根据丹阳配货站于2013年10月25日出具的《配货说明》可以证明承运人已将涉案货物送到。

第一、约定在送货单上签收后再付清余额6000元运费。事实上,灿禾公司张国荣在丹阳配货站工作人员通知后直接支付剩余的6000元,可以推导出承运人已将货物送到,否则张国荣是不会支付剩余运费的。

第二、配货说明上称张国荣给其电话,说中卫那边已卸货。足以说明经托运方灿禾公司的具体负责人张国荣落实,涉案货物已在约定的时间和交货地点卸货。

4.(2016)宁0502民初111号案中,原告提供的证据三用以证明张军以涂料存在质量问题为由拒绝付款,该份证据足以说明承运人已按约定完成运输并交付货物的义务,如果未交货,怎么知道涂料存在质量问题呢?所以原告以货物未送到为由起诉,要求答辩人支付货款是错误的,原告未收到货款的责任不在承运人。

5.(2016)宁0502民初111号案判决中能够反映出佳路公司员工已签收涉案货物,并且是经原告同意的。

第一、判决书第3页倒数第2行,原告所举的证据六,证明送货单上的张军签字与佳路公司房屋租赁合同上的张军签字一致。

第二、判决书第5页第6行,佳路公司对原告所举的证据六质证称:当时公司注册时是公司委托工作人员去办理的,房屋租赁合同上签字是佳路公司工作人员的签字。

结合第一条、第二条可知,送货单上签收人张军的签名也是佳路公司工作人员所签,涉案货物由佳路公司员工签收。

第三、判决书第6页第3行,张军对原告所举的证据六质证称:公司房屋租赁合同上张军的签名不是其本人所签,是当时公司出纳代签字的。

结合第一条、第二条、第三条可知,送货单上张军签名是佳路公司出纳所签,涉案货物由佳路公司出纳签收,不存在未交货情形。

第四、判决书第7页倒数第2行,原告辩称:送货时原告要求佳路公司的员工收货时签写“张军”,原告才同意放货向运货人支付运费,如果不签张军的名字,原告绝对不会放货。

从以上四点足以说明,承运人将涉案货物运输到指定交货地点后,应原告要求,由佳路公司出纳在送货单上代签写张军的名字后,完成交货义务,并在事后得到张国荣的确认,承运人不存在未交货情况,答辩人更不应承担赔偿货款的责任。

四、原告主张的涉案货款数额无依据。

原告诉称的涉案货款数额系其单方确定,未经有关权威部门评估,也无其他证据证明,所以涉案货物的实际价值是不确定的。

五、原告主张的利息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在承运协议中没有约定承运人应承担利息,在本次诉讼前,原告也从来没有向答辩人主张过货款,原告主张的利息计算办法缺乏依据。并且承运人已将货物按照约定履行交付义务,没有承担赔偿货款损失的义务,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所以答辩人就更没有承担货款利息的责任了。

综上,答辩人认为,原告在本案之前已就涉案货款起诉过张军及佳路公司,但因其在买卖过程中过于疏忽,包括未确定具体的买受人、简单过分地信任张军个人、甚至迷信到只有让佳路公司员工代签写张军的名字才同意卸货等情形,庭审时又未申请追加货物实际签收人即佳路公司出纳和承运人为第三人出庭参与诉讼,让法院无法查清事实,是导致原告最终败诉的根本原因。

原告诉称宁夏法院审理查明佳路公司、张军未收到涉案货物的说法与事实不符,这是原告在偷换概念,事实上原判决仅是认为“原告将货物发送给佳路公司、张军的事实不清,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向二被告交付了货物”,而并没有认定承运人未交货,原告以此为由要求答辩人赔偿货款的主张明显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且主体也不适格,对其诉讼应予驳回。

如果原告认为涉案货物系在买卖、运输过程中被人侵占,可以通过向公安机关报案的方式解决,而不是起诉答辩人,否则只会增添双方诉累,且无法实现原告追讨回货款的目的。

经审理查明,2013年8月10日原告方艳委托江苏省灿禾生化科技有限公司通过丹阳市昌运配载中心向宁夏中卫市发货,货物名称是道路标线涂料,数量20吨。该货物由被告许文明承运。被告许文明和丹阳市昌运配载中心签订了承运协议书,托运单位宁夏中卫市宁夏佳通交通设施工程有限公司张总收。运输费12000元,预付费6000元,余额结算方式:陆仟元货到付清运费打卡。协议中第五条约定:一周内双方均可对货运途中出现问题及其他未尽事宜进行协商,逾期作自动放弃或货运正常处理,双方不再承担责任关系。

现原告方艳诉至本院要求被告赔偿原告损失25万元及利息,理由是被告未将货物安全送达。

另查明原告方艳曾经于2016年1月以宁夏佳路交通设施工程有限公司及张军为被告,诉至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沙坡头区人民法院,要求二被告支付涉案货款。该法院查明,2013年8月14日交付了货物,但由二被告的何人以张军名义在送货单上签收货物的事实不清。二被告不认可收货,相互推托不予支付。该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充分驳回了原告方艳的诉讼请求。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的当庭陈述以及原告举证的承运协议书,判决书一份等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就本案而言,原告要求被告许文明赔偿损失25万元及相应的利息,原告的理由就是被告没有将货物安全送达,但是从庭审查明情况来看,原告所举证据不能证明其观点,本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具体理由如下:1、在原告起诉宁夏佳路交通设施工程有限公司、张军一案中,无论是诉状中还是庭审质证意见中,原告均自认已经交付了货物给宁夏佳路交通设施工程有限公司。2、被告与托运人签订的承运协议书第五条明确约定,一周内双方均可对货运途中出现问题及其他未尽事宜进行协商,逾期作自动放弃或货运正常处理,双方不再承担责任关系。虽然被告许文明不认可和原告有合同关系,但是认可运输了涉案货物,在原告起诉宁夏佳路交通设施工程有限公司、张军一案中,法院认定货物为本案原告方艳所有,可以认定原告和本案有利害关系。被告许文明在货物交付后,不仅在合理的期间,甚至至2016年1月原告起诉宁夏佳路交通设施工程有限公司、张军时,不论是原告方艳还是托运方均没有因涉案货物的向被告许文明主张权利,根据双方约定应视为双方运输协议正常履行完毕。3、从运输费的支付的情况看,也可以印证被告已经将货物送达。余额6000元是约定货到付款,如果被告许文明没有交货,中介张国荣不会因为被告打一个电话说已经交货,中介就支付剩余的运费。4、原告提供的由中介出具的配货说明中,也印证了被告是按照托运方的要求送达了货物。5、在运输合同中被告没有过错,同时原告也无证据证明,被告许文明对原告的货物有损害行为。6、是因为原告证据不充分,宁夏佳路交通设施工程有限公司和张军也不认可收到货物,宁夏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并不能由此推断出本案被告没有将货物送达。综上,原告所提供证据不能证明被告履行运输合同中有过错导致原告的货物损失或者灭失,同时也不能证明被告事后对涉案货物有损害行为,故对原告要求被告赔偿货物损失的损失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方艳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2850.5元,由原告方艳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刘 勇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董茜茜

法律条文及上诉须知附录

一、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二条法庭辩论终结,应当依法作出判决。判决前能够调解的,还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是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二、上诉须知

根据有关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的规定,现将有关上诉事项告知如下:

当事人享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四条、国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规定的上诉及相关权利、义务。

上诉人上诉时未交纳上诉费的,应自递交上诉状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同时将缴款凭证提交本院。逾期未交纳或者未将交纳凭证提交本院的,本院将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通知》第二条的规定,报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本上诉须知与《催交上诉费通知》具有同等法律效力。